专栏名称:欲望奥克兰
作者: 谭谭
简介: 谭厚文(Tina Tan),女,毕业于中央民族大学汉语言文学系,2003年赴新西兰求学,获梅西大学商科学位。20年中国和新西兰传媒工作经验,曾任职于香港主板上市公司执行董事。邮箱:tina_innz@hotmail.com

salon365手机版登录

发布时间:2019-01-11 08:40:39
分享到:

奥克兰警察局依然在紧锣密鼓地展开“复活节弃尸案”的调查。

从北岸休闲农庄回到奥克兰的警察把甄妮的照片以及对甄妮过去背景的调查资料放在了探长约翰的办公桌前。

“这个女人是我们知道的唯一和死者见面的最后一个人。”一位警察说道。

“有证据证明这个女人和死者有生意上的往来吗?”探长问道。

“目前还没有证据,据我们调查,这个女人和死者联系十分紧密。”

“进一步跟踪调查那女人,”探长约翰从办公桌前站起来,一边踱步一边说,双眉紧蹙,“还有,再去查一查死者的财务状况。”

“是,探长。”两位警察一起离开了探长办公室。

 

在警察离开甄妮的公寓后,甄妮焦急地给方卉打了个电话。

“发生什么事情了?”听见甄妮在电话里语无伦次,方卉问道。

“我现在就去你家,见面我再告诉你。”

甄妮放下电话,慌慌张张地披上一件衣服,匆匆忙忙地出了门。

街上人来车往,甄妮心事重重地开车穿过奥克兰北岸大桥。

方卉的家在奥克兰北岸。

放下甄妮的电话,方卉的心里很是不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甄妮如此不安?甄妮为什么急着要马上见到我?方卉打发儿子皮特去自己的房间做作业。

听见敲门声,方卉急忙开门。

“出大事情了!”甄妮面色憔悴,魂不守舍地一边走进门,一边急急地说道。

“你别吓人,慢慢说。”方卉觉得甄妮有点神经质。

“麦克被人杀了,尸体被丢弃在王子码头。今天警察来找过我。”甄妮浑身战抖地说道。

“什么,麦克被人杀了?”方卉提高了声音,又压了下来,满面惊色。

“我也才知道,”甄妮紧张地在方卉家来回踱步,揉搓着手说道,“你说,你说,这是怎么回事啊?我离开前他还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回来就这样走了呢。”

方卉递给甄妮一杯水:“别着急,喝点水,坐下说。”

甄妮接过水杯,喝了一口,接着说:“我这不才从泰国回来嘛,好几天联系不上他了。你说是什么人会这样害他?”

方卉叹口气,“真是人有旦夕祸福啊。”

甄妮呜咽起来:“我心里害怕得很,我不敢一个人呆着。”

“别害怕,别害怕,”方卉拍拍甄妮的肩膀,“事情没有弄清楚之前,你就和我们在一起。”

方卉想想,又说:“这事,我看还是赶快告诉康世民一下吧。”

甄妮泪眼朦朦,无助地看着方卉,点了点头。

方卉拨通了康世民的手机。

“老公,你在哪里?”方卉焦急地问道。

“怎么了?我在公司。”康世民正和公司员工们在讨论一张建筑开发设计图纸。

“麦克被人杀了,”方卉急急地在电话里说道,“现在甄妮在我们家。她很害怕,我也担心,你能不能回家来一趟?”

麦克被人杀害了?

康世民心里一紧,他一边听着电话,一边压低了声音:“你别着急,我这就回来,你们两个不要离开家。”

康世民想起来最后见到麦克那天发生的事情,麦克表现怪异,这一定有什么蹊跷。

挂掉电话,康世民对办公室里的员工说道:“我们明天再讨论。王工,你先把刚才我们说的需要修改的地方再琢磨一下。”

完,急急忙忙地走出办公室。

回到家里,方卉和甄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甄妮抹着眼泪,方卉在旁边安慰着。

“你说说怎么回事?”康世民坐下,问甄妮。

方卉递了一杯水给康世民。

“我也不知道具体情况,”甄妮说,“警察来我家,问我最后一次见到麦克的情形。我和你们一样,见到他的那天,是你们家儿子的生日宴。”甄妮用哀伤的眼神看着康世民说。

“不要着急,慢慢回忆一下。”康世民坐在甄妮身边的沙发上说,“麦克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不正常的行为?”

“那天晚上,我记得他接了一个电话,就匆忙离开,晚饭都没有吃。”

康世民也想起来那晚,他从餐厅厕所回来就没有再见到麦克。

这段时间发生了什么事情,大家都不知道。

“第二天我就去泰国了,回来就听到了这个消息。”甄妮仍然在回忆,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对的,我也想起来了,那天麦克是心事重重的样子,”方卉想起了什么,说道,“我看见他神情很紧张地在外面打电话,然后和两个人一起走了。”

“警察告诉你什么具体的情况了吗?”康世民问道。

“没有说什么,只是问我和麦克之间的关系。”甄妮抽泣地说。

“麦克没有跟你提到他最近在做什么吗?”康世民试图引导甄妮回忆重要线索。

甄妮想了想,说道:“他最近从中国进口了一笔货物,前段时间还专门为这件事情去了一次香港。”

“他情绪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康世民像侦探一样。

“从香港回来以后,似乎有什么事情让他很担心。”甄妮渐渐平静下来,“我问他,他说没事。我看麦克是卷入到什么麻烦事情中了。”

“会是什么事情呢?”方卉在一旁自言自语。甄妮不停地抹眼泪。

“麦克一定有什么事情瞒着你,”康世民像是了解其中隐情,说,“你和徐安杰最近有联系吗?”

“没有,我才不想见到他。”

听到徐安杰的名字,甄妮还是反感。

“哎呀,你瞎扯到什么话题上去了。”方卉赶紧在旁边打岔说,“麦克的事情,你分析分析啊。” 

“我是在分析啊,但是现在警察都不知道,还在调查,我怎么会知道啊?”康世民朝方卉不耐烦地说道,“你先去厨房给我们做点吃的来,我饿了。”

 

方卉转身去厨房,甄妮疑惑地看着康世民,眼睛里满是哀伤。

“我没有别人可以求助,只有你和方卉了。”

康世民安慰甄妮道:“别害怕。”然后又问甄妮,“你知不知道麦克有一笔钱存放在徐安杰的金融公司?”

“我不知道,麦克从没对我提起过,”甄妮的眼神闪过一丝疑问,“这钱和他死亡有关系吗?”

“我也是猜想,不能确定。”

“徐安杰谋财害命?”甄妮惊恐地瞪大了眼睛。

康世民停顿了一下,说:“节前,麦克到公司找我,要我帮忙找徐安杰要钱。他说徐安杰推脱不给他那笔钱。”

康世民在一边叹了一口气,“我想徐安杰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甄妮更加疑惑,她欲言又止,惊恐地看着康世民,“这是怎么回事啊?”

康世民心乱如麻,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

甄妮失声痛哭起来,拉着康世民的手问道:“是不是徐安杰杀害了麦克?”

方卉闻声从厨房快步走出来:“甄妮,你先别激动。”

甄妮情绪激动地大声嚷道:“徐安杰他干不出什么好事!”

方卉拍拍甄妮:“甄妮,冷静一点,我觉得徐安杰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方卉责怪地看着康世民,“没有调查结果,不要枉下结论。”

康世民难过地坐在沙发上。

“知人知面不知心啊!”甄妮气得浑身颤抖,怒气十足。

“你和徐安杰毕竟是夫妻一场嘛,这么多年风雨都过来了,你应该了解徐安杰,他干吗要去杀害麦克?”方卉十分理智地说,“我看不是徐安杰。”

“他图财害命,还有他妒忌啊,你们不知道徐安杰是个非常自私的人啊!”

悲伤气绝的甄妮把自己多年来对徐安杰的怨气一下子喷泄出来。

“你先冷静一下,不要意气用事。”康世民从沙发上站起来,安慰甄妮道,“我想了想,也觉得徐安杰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甄妮生气伤心地坐在沙发上,眼泪如落雨般冲刷着她那白净的脸颊。

方卉把一盒纸巾递给甄妮,坐在她身边,长叹了一口气,无奈地望着康世民。

“你先冷静一下,”康世民看看甄妮,“我去问问徐安杰情况,警察也在调查,相信事情很快会水落石出的。”

康世民接着对方卉说道:“你们两个在家千万不要出门,有什么情况,给我电话。”说完,康世民穿上衣服往外走。

“哎,你要不要吃点东西再走啊?我刚给你做完面条。”方卉紧跟在后面问道。

“不吃了,你们吃吧。”康世民朝方卉摆摆手,开车离开。

方卉叹息一声,摇摇头,回来坐在甄妮身边,拉着甄妮的手说,“甄妮,事已至此,你不要想得太多了,也别害怕。你就静心留下来和我们住几天。”

“你说,怎么几天不见麦克,就生死阴阳两隔了呢?”甄妮眼泪汪汪地看着方卉,她想不通麦克怎么会被人杀害。

“麦克有没有和什么人结仇呢?”甄妮刚在脑袋里面想,就听见方卉疑惑地问她。女人思考的方式大致一样。

“他那么阳光,善良,怎么会和别人结仇?我不知道他有什么仇人,”甄妮擦掉眼泪,红肿的眼睛看着方卉,“一定是徐安杰在搞什么鬼。”

甄妮一再强调徐安杰,方卉也有点疑惑了:“徐安杰会做出图财害命的事情?”

“他为了自己的私欲,可以不顾一切的,你们可能不知道。”甄妮咬牙切齿地说。

“他为了麦克的钱,杀了麦克?”方卉疑惑地皱皱眉头,自言自语道,“我觉得徐安杰不会。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是我们不知道的。”

“但是我知道徐安杰城府很深,他够阴的。”

“你是不是还在怨恨他对于婚姻的背叛啊?”方卉不解甄妮。

“恨?你是说,我还对他有感情吗?”甄妮反问道。

“没有感情还这么计较?”方卉似乎想缓和一下气氛。

“这是人命关天的事情啊!”

甄妮和方卉就这样一边吃饭,一边说着。

 

 (未完待续)

 

 连载不够看?想先睹为快?

《欲望奥克兰》实体书现在已经在以下地方发售,赶紧去入手吧!

新西兰华文书店
地址:672 Dominion Road Balmoral,电话:09 6231683

西区  金苹果超市 193 Universal Drive, Henderson

东区 聚德轩酒家

东区 中国城 得冠茶行

欲望奥克兰-704-396.jpg



版权声明:谭厚文 著 上海:文汇出版社 2018年6月版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