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名称:魔王时评
作者: 魔王
简介: 魔王是政治评论作家、社会活动者和文化活动策划人,在新西兰已定居十多年,对西方和中国政治、经济、社会和历史文化都有独到和深刻的见解。文风理性客观,角度新颖。并特别爱交朋友,也希望可以在新西兰本地找到知音和粉丝。

salon365手机版登录

发布时间:2019-01-11 08:42:29
分享到:

细心的读者一定有所感觉,近年来奥克兰除了华人保健品店越来越多外,同时越来越多的还有各种的华人社团组织开设的“门店”,这些门店一般并不对外开放,也并不天天有人,所以显得很“神秘”,这些“社团”、“同乡会”为什么纷纷“开张”了呢,是不是有一些 “赚钱机会”我们不知道呢?最近有一位来自某同乡会的朋友问我,感觉她加入的同乡会活动不是很多,即使有活动也有点无聊,不知道加入这些社团究竟有什么好处。所以本篇我就总结一下,海外华人加入社团究竟有什么意义。

首先,是为了互助

同乡会一类的社团可以让华人迅速找到同城同乡,不仅可以让初出国的华人获得社交安全感,回国还可以互相捎带一下东西,不过由于社交媒体的发达,同乡会需要找更多事情做才会显得有意义。互助意义的社团还有华人治安巡逻类社团和老年活动型社团,这些都是目的最淳朴的社团了。

专业职业类的社团就有一些经济意义了,它们是有助于提高行业产出的。比如文化艺术类的社团大多都有艺术培训班的产业,那么艺术类老师和艺术爱好,都可以在这种社团里找到更好的对接资源。商会可以更好的统合产业链的合作以及同行的资源共享,学生会则可以帮助找工作和融入社会,同理还有餐饮协会,爱好者协会之类的组织。

关于商会,洋人玩商会已经有几百年的历史了,而华人作为新手,真的有很多东西需要学习的。职业类社团的性质其实就是欧洲中世纪同业公会(guild),不过要比那时的公会更松散,毕竟这些社团还达不到“垄断行业”的能力,即便如此,团结产生的抵御市场风险的能力也足够宝贵了。一些华人也并不仅局限于参加同乡会下的商会,而是参加洋人的商会,我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除了能更好的融入主流社会之外,依靠人口基数更多的主流市场对于生意来说显然是更好的,并且许多洋人商会也在在寻求华商加盟。融入主流社会不一定非要搞政治和社会,从商也是可以的。

1.jpg

然后,是为了名利

有不少文章称美国的华人侨团林立,澳大利亚则有“侨领满街走、会长多如牛,澳洲政客天天满嘴油”顺口溜,华人社团甚至还有“一人会”的情况。有的“会长”在捞够名誉的时候,社团工作就冷却了下来,社团变成一具空壳。真正做事的侨领,基本上声望越高,花钱越多,没有更长远目光的社团是坚持不下来的。

一些人追求社团领导身份,也不止为了社会声望。华人无论来自哪个地区,其社会文化都刚从封建社会脱离不久,思想中带有一些“等级意识”残余。对方一带有“主席”、“会长”的头衔,立马就觉得对方高自己一等,跟其握手、交谈起来甚至会点头哈腰起来;相反,自己一旦有了头衔,就很可能觉得自己高别人一等,变得颐气指使,官僚气息很浓,即使自己根本不是什么官僚。正是为了追求这种个人的“统御感”,许多没有能力在西方国家“当官”的华人,开始追求这种民间社团里的“领导”岗位,能拿钱买的拿钱买,不能拿钱买的甚至用“办公室政治”的手段将竞争对手踢出局。

“沽名钓誉”这个词在中华文化中是贬义词,但我倒是认为,在个人自由的现代社会,“自尊需求”也算是更高级一点的心理需求,与吃饭睡觉的需求一样不应被道德歧视。并且办公室政治哪个民族都有,不用背负太多的民族主义包袱。只是华人应该分清楚竞争和团结的时机,平时可以内斗,内斗也应该清楚这是为了客观的名利需求,没必要真伤和气,在遇到原则性的民族议题的时候,才可以摒弃前嫌很快团结起来。

还有个别人自立山头,注册空壳社团,以“会长”身份出面接待家乡政务团队,骗取信任,谋取利益。他们的套路往往是,顶着社团的头衔与洋人政要合照,然后用这些合照在中国人面前吹嘘自己在当地的影响,这些社团往往挂着听上去很宏伟的名字,而其实这些社团在当地根本毫无影响力。为什么Jamie Lee Ross说华人只知道照相、吃饭而不投票?正是因为与政要合影的华人中掺杂着不少这样的骗子,他们与政要见面根本不是为了讨论政治,只是为了骗照片牟利。不过这种把戏在十年前也许有用,现在玩的人多了,中国的人精明了很多,经常会尝试验证一下这个“侨领”的真实影响力然后才与之合作。

2.jpg

Jamie Lee Ross的抱怨其实是有点道理的,政客寻找华人社团交流是有所求的,虽然个别的只是为了骗一下选票就走,但还有很多政客是想真正了解华人对某个政治议题的看法,并希望与华人深入探讨政治和社会话题的,此时的侨领肩负着华社的责任却往往浪费掉了,政客们遇到太多骗子,心里愤怒也是自然的。

然后,是为了华商利益

新西兰华人在本世纪中国大陆经济崛起、国际房地产和进出口行业的爆发期中积累了不少财富,很多华人已经事实上爬上了资产阶级,但他们的思维方式和社会地位却与之前无产时代没什么变化。虽然新西兰不会发生印尼屠华这种事情,但缺乏社会地位的华人,经济地位也是不稳的,被歧视很可怕,变穷同样也可怕。

在新西兰这样的资本主义国家,作为资产阶级就应该有资产阶级的生活方式,这里说的“生活方式”并不是什么灯红酒绿铺张浪费,说的是西方资产阶级保障自己财富的方式,否则发财容易守财难。西方资产阶级保障自己的财富,除了老一套的“投资保值物业”之外,其实是将一部分财富为企业或者后代投资社会资本,这包括投资慈善和投资政治。投资保值物业可以让后人有资本继续发展,但成功率不可保证,而投资社会资本可以让后人有充分的人脉和声望以“顺风顺水地发展”。对于资产阶级来说,捐款不仅仅是发善心,也是一种长远的投资,这种投资其实不仅仅需要自我良心和宗教中福报的激励,更需要长远的目光。

然而一家企业再富有,对于国家和社会来说影响力也是有限的,于是便诞生了“财团”这一社团形式。财团往往由很多公司企业,甚至由很多财团组成,财团投资慈善或政治带来的效应是成员共享的,这就意味着,财团越大成员越多,对于每个成员来说社会投资的金钱成本是越少的。假如一个财团里有一万个地产公司,游说政客花费巨款一亿刀,让一个有利于地产经济的法案通过,分摊给每个公司是完全可以接受的,倘若这一万家地产公司各自为战,基本就只能行业内部打价格战斗得头破血流,而国会次次通过不利于地产经济的法案让地产行业雪上加霜。

 3.jpg

最终,是为了华人的社会地位

主流社会的政客、慈善机构或媒体在与华人接触交流时,为了节省时间和成本,需要寻找有代表性的人物和社团,在华人民间影响力越大的社团会获得更多青睐,所以无论是同乡会、同业会还是财团,团结起来力量大是普世道理。力量大的华人社团会对新西兰主流社会产生较大影响力,这种影响力不仅会影响社团自己的形象,还会影响同胞,影响所有“华人脸”的居民的形象,所以社团越大,其行事也越肩负着民族乃至种族尊严。

“为了华人的社会地位”这个口号很大,但并不需要有人“牺牲自己”去完成,华人在做好自己的事情的同时就能自然达成。华人学生在学业上斩获成就,华商在经商上获得成功,华人政客真诚服务人民而赢得口碑,华人的社会地位自然会提升。作为社团也是同理,社团可以做任何华人自愿和喜欢的事情,但只要社团规模越大,影响力就越大,此时对华社的社会责任也越大。如果团队领袖有正确的价值观和志向,社团就会让所以华人的社会地位提升。一个成功的社团需要领袖有担当和思想,而把社团当成个人争名夺利的工具,可以理解和容忍,但若不愿用影响力为华社服务,手中有公器而不用,则与骗子无异。健康的市场总会淘汰掉许多不懂经商的企业,健康的社会也自然会淘汰掉许多失败的社团,海外华人不需要为骗子社团太多而抱怨担心,只是我们需要擦亮眼睛,在不被骗子骗到的同时,帮助社会淘汰掉它们。不好的社团不要勉强参加,而好的社团,请尽情地加入和帮助他们。做好自己的事情,相信自己的感觉,好社团就会脱颖而出,华人的社会地位就会因此提升。

进入专栏 点赞 ()


版权声明
1. 本文系新西兰天维网【天维伙伴】频道稿件,未经原作者授权,不得转载。

2. 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

3. 作者在本网站上发布的内容仅供参考。

4. 作者发表在本频道的原创文章、评论、图片等内容的版权均归作者本人或标注来源所有。

5. 所有天维伙伴签约专栏作者与天维网的合作,除非有特别说明,否则仅限于“内容授权”合作。